• 无题

    日期:2009-06-27 | 分类:闲情杂感

    版权声明: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
    http://www.blogbus.com/richardfu-logs/46781625.html

    中國有嶺無數,嶺中成林不計,林中參天巨木可謂鋪天蓋地。其首采日月之精華,汲天地之靈氣。遮天蔽日,其下無光。

    然百年後猝而倒,其勢驚天動地,震撼四方。遂留方寸日光於土。土之內存種得光而芽,次日蔭,三日茂,四五日則蓋殘根。路過而不可知原有巨木長於此也。

    月未末,藤灌草已有丈高,而其一芽仍寸長。蟲過視而不食,眾草皆鄙之。

    轉眼則秋,草黃而亡,灌灰而衰,藤依木瑟瑟,獨留半丈細木於風中搖曳。風吹則欲倒,雨淋則定淹。

    來年春,草皆芽,藤複綠,灌長青。三旬則超細木。雀落於上則彎,葉不可食,莖不得用。鳥獸視而不見。

    然幾旬後,草化肥,藤為灰,長青灌亦不能複綠。細木則丈十幾。腳下略見陰,鳥獸築巢於上,其無言。

    百年後視之,丈近百,其高沖天。壯而實。腳下寸長草木亦有之,其獨高,是為成材。

    人之才亦應如此,虛心而學數載,不能受而歸者,草也。學旬而退者灌也。攀龍附鳳不學無術而居高位者,藤也。草無用,灌可為柴,藤則有害。唯材可大用也。

    良駒日食草數墩,起步亦慢於常馬。然百裏之後發力,日行千裏。仲永少年多才,路人皆知,數年後泯然眾人矣。是謂才著,非常理能辨之。

     

    2009年6月27日

    版权所有,盗版鄙视之

    分享到: